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在品。清风朗月,为邻为友,清心静思,自爱自省,清词丽句,亦吟亦啸。雅为格。雅友佳朋,躬迎敬祝,雅诲笑谑,铭心婉谢,雅文隽诗,惟念惟求。淡是态。淡淡著烟浓著月,深深笼水浅笼沙。淡然淡定淡泊,为诗为文为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转载)千年深处读沈园  

2008-06-08 23:50:33|  分类: 清雅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      倘若这个世界还有原先,倘若能推开岁月尘封的门,就让我走过清,走过明,走过元,一路走到南宋。就让我和着凄婉的宋词,踩着千年前的月光,悄然地走进沈园。 

    因了陆游和唐婉,沈园和爱情紧紧地缠绵着,在江南的烟雨里徜徉了千年,忧伤了千年。 

    陆游和表妹唐婉,是沈园里剪断的藤。他们青梅竹马,耳鬓厮磨,结为伴侣后相敬如宾,青年陆游把功名利禄付逐吟诗赋歌。陆母怨恨唐婉耽误儿子的前程,就以八字不合之名逼陆游休妻另娶。当初订婚的一只凤钗,见证了相爱时两心相依,两情相悦;见证了分开后各自飘零,各自寂寞。 

    十年后的那个春天,满怀忧伤的陆游一个人漫游沈家花园,他形影清瘦,独坐独吟。而恰恰唐婉和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相偕游园,一对拆散的人意外重逢。 

    尽管分离十年,陆游内心里对唐婉的眷恋却难以割舍。昔日的爱妻,分明是宫中的杨柳,可望而不可及了。不能执子之手,只能泪眼相望,悲痛之情顿时涌上心头,陆游的心碎了。 

    而唐婉,却给他送来一杯酒。陆游霎时体会了唐婉的深情,长叹一声,一仰头喝下了这杯苦酒,两行热泪沧然而下。 

   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……”满怀伤感、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,陆游在沈园的墙壁上愤笔疾书一阙《钗头凤》,凄然而去。

   凄然而去的陆游无法知道,唐婉孤零零的在粉墙下站着,将《钗头凤》一遍又一遍的看,最后失声痛哭。 

   直到四十年后,这个含泪北上,夜来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的男人,重新步入沈园,才发现残墙上竟有唐婉附阙的《钗头凤》!而唐婉,郁闷成疾,早已香消玉损。 
    雨送黄昏花易落。吟读唐婉的《钗头凤》,字字句句扣打陆游的心弦。那杯酒啊,四十年了,还是咽不尽的苦涩。 

    四十年,一霎的轻别,半世的孤单。 

    一阙词,可以附,再附竟是爱情的绝唱;你可以重新步入沈园,可另一个人,却再也不能回来。面对唐婉的《钗头凤》,陆游啊,你何样的心情! 
    四十年,一霎的轻别,竟是生命无法弥补的错。 
    这一错,是春如旧,人空瘦;这一错,是桃花落,闲池阁;这一错,是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;这一错,是人成各,今非昨;这一错,是雨打病魂,咽泪装欢;这一错,是能听见心碎的声音,相逢无言;这一错,是相聚无期,阴阳永隔。 
    当年那个柳眉弯月,双眸含黛的唐婉,那个在沈园里失声痛哭,粉墙附阙,让陆游一生不能割舍的女人,却用死亡把这一切轻轻松松的割舍了。多么残酷的女人啊! 
    然而,这个女人又是多情的。也是她,曾用一双素手采下野菊,晒干了,细细的缝成菊枕,让影影绰绰的花香,芬芳着她和陆游的整个梦境。这兰心慧质的女人,谁又冷落了她?漫山的野菊再开,哪里再寻她一双素手? 可那个风雨生涯的陆游呢,谁能心疼他疲倦的身躯,谁能读懂他蔓延千年忧伤的心。花开千年,沈园年年草长莺飞,青藤爬满岁月剥落的墙,象一件青衣,轻柔地罩在陆游和唐婉的身上。 
    只有把所有的旧梦塞满沈园。这花还记得,“沈家花园花如锦,半是当年识放翁”,花是春天的见证;这柳还记得,“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棉”,树和人一起慢慢的老了;这水还记得,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,流水如泣如诉还在为他们悲哀。 
    断墙上,两首《钗头凤》相守相望,可相隔的岂止是行文间的距离啊,魂牵梦绕却阴错阳差,牵手只能在梦中。 
    这对痴情的人,说他们有缘,怎么不能牵手一生。说他们无缘,离散十年,又怎能在沈园重逢!这对啼血的杜鹃,原本是比翼齐飞的蝶。 
    四十年后重回沈园,六十七岁的陆游结束了漂泊的生涯,心里的凄苦和眷恋却没有完结。再以后,“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,不能胜情”。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这个骑铁马走冰河的男人,也走不出一个沈园,走不出一个唐婉。 
    沈园,是他心脏深处最柔软最温热的地方。唐婉,是灵魂深处一道长长的伤口,稍微一动,就有热血喷涌而出。爱一个人,好象是陈年的酒,芳香四溢。可一旦和着血泪在地下埋藏久了,那些煎熬,那些挣扎,那种深挚无告,足让一个人窒息。沈园和唐婉,是他能望见灯火,却一生回不去的家。 
    唐婉,春波桥下那个散步的女子,让一个男人在你死后的四十年还对你刻骨铭心,你幸福吗? 
    唐婉,想知道,你是愿意做一个永恒的传说,和沈园一起,在后人的唇齿间千年的流转呢,还是想做一个平淡的女子,和他简单的过着,慢慢地变老,最后被所有的人忘却? 
    穿越南宋千年的月光,我把手放在沈园里字迹模糊的墙上,一手牵着陆游的《钗头凤》,一手牵着唐婉的《钗头凤》。多想在月光下,拾起千年前的碎片,重新拼成一个陆游,一个唐婉。 
    多想,借着千年前的月光,慢慢的读,一行行,一阙阙,读疼沈园的亭台楼阁,读疼沈园的柳竹梅桃。 
   多想,原本就没有《钗头凤》,也没有这孤寂了千年的沈园 。

(转载)千年深处读沈园 - 清雅淡然 -

清雅淡然欢迎您

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3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